• 发布
  • 注册

首页车生活文章详情

旅朋友丨冬日自驾理塘,探寻丁真家乡

2021-03-01

作者:老衲依旧风骚

1321阅读

    /
      【车生活】


      丁真的家乡

      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

      一个叫丁真珍珠的20岁“甜野”男孩

      带火了一个地方——理塘

        

      3天 1200公里

      成都-雅安-泸定-康定-新都桥-雅江-理塘

      仓央嘉措和丁真珍珠

      其实喜欢藏族文化和藏区旅行的人对理塘都不会陌生。在丁真之前,理塘的代言人叫——仓央嘉措。

      他不仅是被万众膜拜的六世达赖喇嘛,更是300多年来最最著名的藏族诗人。在他那首被广为传唱的“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诗中,还有一句话——“天上的仙鹤,借我洁白的翅膀,我不会远走高飞,飞到理塘就返回”,诗中歌颂的被仙鹤留恋的人间净土,正是理塘。

        

      2020年,我们被疫情封印在家,想想上一次出门旅行,已经是300多天以前。临近年底,丁真用他纯真清澈的眼神和真挚纯美的笑容在不到10秒的时间里打动了亿万人,当理塘这个名字随着丁真再次出现在我们眼前,当深藏在记忆中的蓝天、白云、雪山、圣湖的藏区美景随着丁真一股脑的涌出心底,留给我们的只有想要“出走”的冲动。

        

      即便我们知道,冬日的藏区大多数时间被冰雪覆盖没有红橙黄绿的美景,即便我们知道,这一路低温高海拔之旅注定崎岖难行艰难辛苦,即便我们知道,4000多米住宿带来的严重高反将会折磨的我们头痛欲裂呕吐不止……但是,我们依然选择在2020年最后一周出发,给这个有点艰难、有点困顿、有点悲伤的年份在结尾的时候加一点点的色彩、加一点点的甜。

      我们想去看看,在川藏线上被我们遗忘的理塘到底深藏着怎样动人的风光,我们想去知道,丁真的家乡到底是什么样子?

        

      理塘

      百度告诉我们,理塘县位于四川省甘孜州,属于康巴藏区,距离州首府康定有近300公里的路程,县城海拔超过4000米,素有世界高城之称。理塘县是318国道上的重镇,是走川藏线进藏的必经之路,也是很多去往亚丁稻城的停留之地。

        

      正式出发前一晚,我、赵燃、寒雨、阿志四人在成都集结,为了后面几天出行便利,我们先去成都武侯区的医院做了核酸检测。想想真是太难了,一场疫情让我们想要自由的穿州越省必须有核酸傍身,深夜相聚成都大家感慨,以前能够自由呼吸、自由行走的时光真是宝贵到不自知。

        

      这一次陪伴我们的“旅朋友”是BMW X3和X2,一开始我以为长途跋涉大家都会抢着开X3,毕竟车身高、视野好、空间大是X3肉眼可见的优势,但是没成想,阿志这个99年的小朋友二话不说就先抢过了X2的方向盘,然后得意洋洋的说:X2多香呀,你们80后的老阿姨是不会懂运动的乐趣的!

        

      其实从成都去理塘一般有两条路可选,一条是出成都西行,走川藏线318国道,经雅安、天全、泸定、康定、新都桥、雅江到理塘,单程600公里;一条是出成都向北,经都江堰、卧龙、小金、丹巴、新都桥、雅江到理塘,单程800公里。这一次,我们选择了行程更近、路况也更好的“此生必驾”的318线前往理塘。

        

      到得了的理塘,到不了的家乡

      一早9点,四人两车,加满油、买好补给、备上氧气瓶,我们准时出发。

      第一站天全服务区停留,真真是惊艳到了我。说实话,江浙沪包邮区的服务区做的好这事我们都知道,没想到天全服务区如今已经完善到让我觉得有一种在日本自驾的喜悦感。这个以熊猫文化为主题的服务区里不仅能加油、充电、买到肯德基、喝到猫屎咖啡、吃到椒麻鸡,还有关于熊猫主题、G318主题的各种文创产品可以买买买,而那条G318的进藏线路图更是让我必须要打卡到此一游才不枉此行。

        

      出天全继续奔袭,午后抵达泸定,犹记得多年前第一次走川藏线进藏的时候,当时高速只到雅安,后面的全部都是国道,二郎山隧道永远堵车,动不动单向放行,一天的时间,从早出门,披星带月的能到新都桥就已经很知足。如今一路畅通,高速已经修到了康定,刚过中午12点,我们已经坐在泸定的红军餐馆里吃到“飞度泸定桥”牛肉了。

        

      一向喜欢早晨精神饱满开车的我驾驶着BMW X3奔走了200多公里居然一点都没觉得累,必须要给座椅一个好评,座椅的包裹性和承托性都令人满意,座椅加热在0度以下的环境中简直不要太贴心。而动力更是没的说,2021款xDrive 28i M运动套装版本上搭载的虽然只是2.0T的发动机,但是224匹的马力和310牛米的扭矩让它在高速上的动力得心应手,即便是到了高海拔地区依然足够我自信的超车,而1400rpm开始即可输出峰值扭矩的特性也让大多数情况下它都能保持在高效的动力输出状态。

        

      下午继续前行,我们翻越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垭口,作为此行翻越的第一个高海拔地标,打卡是必须的!

      把车停在“西出折多”的标志前,我寻着由五色风马组成的经幡墙缓慢上行,已经能够感受到高海拔缺氧给呼吸带来的变化,需要放慢脚步缓缓而行,依然有点气短。我心里默默庆幸,幸好我们开的是两台涡轮增压“心脏”的车型,虽然2.0T排量不算大,但是在高海拔空气稀薄地区涡轮带来的好处还是肉眼可见的,动力的衰减要明显的好于3.0L甚至以上自然吸气发动机。

        

      其实一天从成都到雅江对于我们的车和路况来说也是完全OK的,但是我们没有刻意赶路,一来是想在雅江低海拔地区稍稍适应一下,以免一下干到4000多的理塘身体会出现严重的高反,二来,我们也想G318那么美的风景,尤其是后半段从雅江到理塘一路翻山,匆忙赶路又危险又会错过美景,何苦呢?所以我们决定当晚住在雅江。

      暮色时分,我们抵达海拔只有2700米的舒适的悬崖小城雅江。美美的饱餐一顿松茸火锅之后,听着广场上锅庄舞的旋律居然入睡的很香甜。

        

      第二天一早出发继续西行,130多公里的路,我们边玩边拍照边开车,轻轻松松3个小时抵达理塘。期间翻越了风景无敌的“山路十八弯”,还兴奋的来了一段航拍,这真算是我们此行宝贵的翻山体验了。

      想想人真是很奇怪的动物,以前我们走G318,从新都桥到理塘去稻城,需要翻越高尔寺山、剪子弯山、卡子拉山三座大山,再加上修路,往往一天时间紧赶慢赶累死累活才能抵达,而如今隧道修通了, 路况特别好,再也不用忍受翻山的痛苦了,但是我们却为何格外的怀念那些艰苦的岁月?是否真如大冒险时代的行者所说,越是难以抵达的地方,越是更深刻烙印在记忆里?

        

        

      不似雅江那样的悬崖小城,也不似新都桥那样的中转小镇,理塘映入眼帘的第一眼,更像是一个精心雕琢过的小城市。

      蓝天白云清澈如洗,天很晴,云很低,是我喜欢的高海拔藏区的样子,主街上遍布藏式民房,“天空之城”的大牌子格外耀眼,所到之处,全是穿着藏装带着藏饰的当地人,游人稀少,孩子们脸上有可爱的高原红,主城在向东西两侧延伸,不少新建成的现代化酒店告诉我们,这里的旅游业正在高速的奔跑。

        

        

      入住酒店,200块钱的房间有地暖,有制氧机,干净整洁,别无所求。但是果然如意料中一样,我毫无悬念的高反了,躺在床上,头痛欲裂,什么也吃不下,稍稍移动就会呕吐不止,一下午连吐四次之后已经开始吐胆汁,多次上高原高反经验丰富的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这是颅压升高导致的呕吐。与此同时,阿志也跟我出现了一样的症状,用上房间里的制氧机吸氧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缓解。

      赵燃和寒雨心里有些担忧,赶紧开车送我们去了理塘人民医院,医生一测血氧含量,只有67%,立马把我们留下吸氧,医生在给我打了止吐针和吸氧一小时之后,我的症状缓解了很多,看着躺在隔壁病床上忍受剧烈头痛的第一次上高原的阿志,我的心里有一丝担忧。

        

      一下午就这样在医院度过了,傍晚回到酒店我和阿志唯一的选择就是一直躺在床上尽量少活动,不吃任何东西,尽量减轻身体血氧的负担。四个人在群里商量着明天的计划,最终定下的方案是第三天赵燃和寒雨先去丁真的家乡,也就是格聂雪山脚下的村子和格聂之眼,我和阿志留在理塘县城修养,第四天我们再一起去丁真工作的地方——县城的千户藏寨,午饭后返程回康定或者泸定低海拔地区住宿。

      理塘的第一夜,我们就在这样的浑浑噩噩、睡睡醒醒中度过了,半夜1点多醒来,觉得有些冷,一量体温37.5℃,我知道,我的药效已经过去,我开始发烧了。凌晨3点钟,阿志说觉得胸闷肺部有刺痛感,赵燃立马从床上惊醒,赶紧送他去了医院继续吸氧治疗。

      早晨6点,赵燃电话我说放弃格聂雪山的行程了,一早等天亮带着我去看看县城里的千户藏寨和长青春科尔寺,等阿志从医院回来我们就立刻下撤,因为医生说,阿志不能再在这里呆了,否则会有危险。

        

      好不容熬到天亮,我感觉身体好了很多,但是依然不敢吃任何东西,趁着清晨良好的身体状态,赶紧奔赴长青春科尔寺。

      喜欢藏区旅行的人大多钟爱寺庙,藏区素有“上有拉萨三大寺(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下有安多塔尔寺,中有理塘长青春科尔寺”的说法。长青春科尔寺于1580年由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开光创建,是康区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也是康区第一大格鲁派寺庙,素有“康南佛教圣地”之称。

        

      也许是我来的太早了,寺院里安静极了,金色的晨光洒在大殿外的“宣布”和“裹匀”上,仿佛如神光一般圣洁庄严,轻轻触摸木刻上五彩的花纹,抚摸金黄和洁白交织缠绕在门环上的哈达,看着太阳一点点升高将大殿的玻璃照耀出斑斓的色彩,看着曙光倾斜将寺庙后身的莫拉卡山一点点染黄……

      深呼吸,是高海拔地区特有的清冷以及一点点酥油的味道,那一刻,我觉得时光仿佛停止一般,我站在大殿前,双手合十顶礼膜拜,心中默念我珍爱之人的名字,愿其在即将到来的2021年能够平安顺遂,所求皆所愿。

        

        

        

      出门来,我们的BMW X2就停在寺院门口不远的位置,同样沐浴在晨光里的它也仿佛拥有了神奇的色彩,伴着远方微微升起的炊烟,让我觉得这身姿配上这画面不能再养眼了。穿过寺院大门时,这种在时空隧道里交会的光芒让人恍然,要不是守门喇嘛的出现,我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时何地。

        

        

      从寺庙出来其实就是勒通古镇千户藏寨的入口,这里的仁康古屋据说是发现仓央嘉措转世活佛、也就是七世达赖喇嘛出生的地方,而丁真之前抖音的视频里也曾经多次出现。当然,目前这里最有名的地方是仓央嘉措微型博物馆,据说这是丁真工作的地方,而这正是我们来勒通古镇最重要的目的地。

        

      清晨的勒通古镇一样沐浴在晨光里,漂亮的壁画到处都是仓央嘉措的情诗,比如那句特别柔肠百转的“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就镌刻在古镇入口的墙壁上。

      古镇的街道上没什么人,所有的藏民都在围绕着转经筒转经,他们步履急促,迅速的超过我,口中念念有词,手里的转经筒在不停的转动。

        

        

      仁康古屋与大多数藏族的房屋没有什么区别,作为一个游客,其实我们不用刻意去寻找,在古镇最核心的位置上,你看到几块供人们跪拜的木板和几块写满仓央嘉措“名句”的石碑,就是了。

      作为一个俗人,仁康古屋我只能进到院子里看一眼,并不能登上二楼的台阶一睹真容,去看看这处看起来毫不起眼、却诞生过十三位德高望重的大活佛、拥有400多年历史的房子到底内部是什么样子。

        

        

        

      勒通古镇共有4000余户藏族房屋,是目前中国最大的藏族群落,也有着藏地第一微博物馆小镇的美称,其间散落着包括仓央嘉措微型博物馆、康巴人博物馆、黑陶及纺织品博物馆、藏戏微博物馆、喜马拉雅声音博物馆、318旅行记忆微博物馆等一众独具特色的博物馆,我们直奔仓央嘉措微型博物馆。

        

        

        

      博物馆的一层有一间仓央书房,是给小朋友们免费看书学习的地方,博物馆的二层则是我非常喜欢的仓央嘉措诗歌迷宫,在这里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仓央嘉措令人感慨和唏嘘的一生记录,还有他那一首首让人荡气回肠的情诗制成白色条幅组成的迷宫。

      人都说,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其实想想真是相当有道理的,在这一首首让人心生百转、黯然神伤的一字一句间,即便我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文艺青年,也会不自然的被他的情绪感染,以至于在离开理塘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依然沉浸在这种悲伤中难以自拔。

        

        

        

      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博物馆的一位小姐姐,她告诉我们,丁真确实是在这里工作的,不过他是不“坐班”的,只有有拍摄任务的时候才会出现,而我们去的那几天他恰好不在理塘,去成都录节目了。

      她还说,理塘最好的旅行时间是在每年的8月,那个时候理塘水草丰美,鲜花遍地,而丁真最爱的赛马节也是在每年的8月举办,赛马节上康巴汉子们会穿上代表自己身份的漂亮藏服,骑上亲手喂养的马儿,在草场上肆意奔驰。

        

      而正在我们无限留恋古镇的时候,阿志打来电话,他已经从医院返回酒店,于是我和赵燃赶紧赶回住处集合,看着阿志惨白的脸色,我们一刻也不敢停留的原路返回。

      驾驶着BMW X3和X2,四人两车一路狂奔,晚上8点,我们已经赶回成都。说实话,真的要感谢我的BMW X3和X2两位“旅朋友”,回程我一直坐在后排,大多数时间我在补觉,X3后排的大空间让我的腿得以伸展,而它的舒适性也在我们长达8小时的跋涉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回来的路上我想,可能我们跟理塘的缘分就这么多吧,我们的身体状况并不足以支撑我们去到格聂雪山脚下跪拜,去格聂之眼看看那是大自然怎样的鬼斧神工,去丁真出生和生活了20年的小村子到底是什么样子,即便我们对BMW X3和X2两台四驱车走烂路的能力充满信心,但是当我们的身体不允许我们继续前行的时候,我们也只能放弃。

      回到成都,阿志对于高反心有戚戚然,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大家,也对未能达成最初的目标而难过不已。也许真的是年龄的原因,年少时因为高反去不成梅里雪山而眼泪掉不停的我如今释然和随缘了许多,反过来劝他:不必介怀,这世界上有些地方,我们可能就是去不了。

        

      赵燃说:

      明年8月,我们做足准备再来一趟。看康巴汉子在草原上飞驰,看丁真的小马到底能不能拿第一!

        

      我说:

      2021愿我们都能如同丁真和他的小马一样策马扬鞭,始终少年,期待我们能够随心驾驭、自由行走的日子,早点回来!

        

          

      发布于 2021-03-01

      声明: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点赞
    • 收藏
    • 纠错/举报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玩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