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布
  • 注册

首页车生活文章详情

最后的桃花源

2021-03-01

作者:学车易成都站

1441阅读

    /
      【车生活】
        

      正如海德格尔所说的“人类诗意地栖居”,我的理解,“诗意地栖居”便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自然映衬人类文明的灵光,人类又万万脱离不开自然的约束。

      而时至今日,人们却少了对自然的敬畏,往往自大狂妄的强加自己的意志力于自然,其结果却是自然对人的惩罚,只是,我们的家园已承受不了这样的惩罚……

        

      当我们在太白的原始森林穿行了整整三天,下到山下的都督门时,仍然赞叹于这里青山绿水的秀美祥和。

      走在前往老县城的路上,眼中是茅屋老房、田地、篱笆、古树、青山的景象,一切都那么安详、静谧,只有晚风轻轻吹过,和着我们沙沙的脚步声和着夕阳拉出的长长身影……

      恍惚中,仿佛回到遥远的年代,我是一个远归的游子,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所有的疲惫、劳累、困顿、迷茫全都烟消雾散,我知道,老母正在倚栏企盼……

       老县城,道光五年(1825年)清廷在这里设厅治,厅名“佛坪”,民国时因匪患废弃,现在只有30来户人家,民风淳朴,以农耕为生,得益于秦岭南麓适宜的气候条件丰富的水资源,农作物郁郁葱葱,路边不知名的野花夸张的有一人多高,烂漫地开着。

      几乎每家每户门前都栽有果树,果实压弯枝头,任路人随便摘取,我们就在果树下,围坐一圈,吃了个肚儿圆……

       

        

      旖旎的田园风光掩盖不住历史的足迹,残破的城门、残垣、散落的石碑、石阶无声地诉说着曾经的辉煌。衙门、文庙、校场……我的视线越过田野,越过城墙,落在南来北往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落在风尘仆仆旅人的马背上,依稀也听到文人骚客轻吟短唱,也看到武将士兵衣甲飞扬,我想我可是那个失意的书生,小酒肆中,一壶黄酒,独自惆怅……

      沧海桑田,当这一切都回归寂静,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历史变作依稀的碑刻,变作老人讲述的传说,人们仍然辛劳的耕作,年复一年,花开花落……

       我们都是匆匆过客,不管我们愿不愿意,变化时刻都在发生,看那新修的城门、刺目的白瓷砖楼,我们只希望青山常在,绿水常流,只希望这里不是最后的桃花源……

        

      撰文摄影_文菲

          
      发布于 2021-03-01

      声明: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点赞
    • 收藏
    • 纠错/举报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玩命加载中...